特异功能故事:“顺风耳”男孩的72小时

时间:2019-09-13 11:52

一、儿子是个“顺风耳”


这天是周末,晚上12点,周大钊夫妇刚安排儿子睡觉,听到敲门声。谁这么晚还来串门?周大钊走到门前,低头从猫眼里一看,见面外站着三个警察,就问了一句:“谁啊?”门外的人说:“开门,例行检查!”周大钊一听,只好打开门。谁知,那三个警察冲进来,其中一个刀疤脸用枪指着周大钊,低吼道:“别喊,喊就打死你!”另外两个冲进卧室,控制住了周大钊的妻子李梅和儿子周浩天。周浩天揉着眼睛,看着眼前的三个警察,似乎并不害怕,可李梅却吓得直哆嗦:“警察……同志,我们……你们……”


刀疤脸问周大钊,你的儿子是“顺风耳”吗?周大钊下意识地点点头。刀疤脸冲一个络腮胡子一努嘴,络腮胡子把匕首架到周浩天的脖子上,小声说:“孩子,跟叔叔走一趟,别说话啊!”看到明晃晃的匕首,周浩天才知道出事了,挣扎着不走。刀疤脸说:“周大钊,我不想杀人,希望你能配合,让你儿子帮我们一个忙。”说着,拉起周浩天就走。李梅冲上去拽住儿子的胳膊,但被其中一个人一脚踢到在地。周大钊气地嘴唇直哆嗦:“你……你们哪像人民警察……简直是……”踢李梅的那人冷笑着说:“你说对了,我们根本就不是警察!我可警告你,我们只是借用你儿子一下,如果你敢报警,我们就杀了他!”说完,三个人架着周浩天,快速出门,上了一辆无牌照的轿车,一溜烟开走了。


这下,周浩天和李梅呆住了。他们立刻想到,一定是儿子的“特异功能”惹的祸。


周浩天从生下来,听力就超乎寻常,甚至邻居家数钱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。亲朋好友都说,这孩子准是“顺风耳”下凡,不然,怎么能听清一般人听不到的声音?开始,周大钊也没拿着当回事,认为可能是巧合。直到发生了一件事,两口子才不得不考虑去医院给儿子检查一下。


那天,一家三口去郊游,在一座小山旁,他们搭起帐篷,准备烧烤。正在夫妻两忙活着支炉子开火时,周浩天突然歪着耳朵听了一会,自言自语道:“奇怪,这些人在下面干什么?”李梅顺嘴问了一句:“小天啊,谁在下面?”周浩天认真地说:“我哪知道是谁?不过,听声音,下边有好些人。”周浩天放下手里的东西,走到儿子跟前,也竖着耳朵听了一会,笑着说:“哪来的人?是风声吧?”周浩天认真地说:“爸,我真的听到了。下面的人好像很焦急,正在七嘴八舌地商量怎么出去……”听到儿子这句话,周大钊先是一惊,接着忽然想起在路上听到的新闻,说附近一个小煤矿塌方,当时也没在意。因为这个地方山高皇帝远,小煤矿很多,有的非法开采,安全措施不当,经常出事。现在一听儿子的话,周大钊忽然相信儿子的话了。他一溜小跑跑到小山顶,见山那面聚集了很多人,正在紧张地跑来跑去。周大钊连滚带爬地跑下山,那些人果然正在商量如何抢救埋在矿井里的工人。周大钊找到一个领导模样的人,把儿子的话重复了一遍,说:“那些工人在山那边。”有人就过来推周大钊,让他一边玩去,别耽误干正事。周大钊急了:“这个时候,我能开玩笑嘛?你们现在像无头的苍蝇,为什么不派几个人去问问我儿子?”那个领导觉得有理,就带着几个人跑到山那边。周浩天见有人跑来,得意地说:“我听到一个人喊另一个人的名字,是什么大棒槌。”一个工人说:“哎呀,这孩子神了,埋在下边的组长绰号就叫‘大棒槌’。”那个领导一听,虽然还有疑问,但井口那边并无进展,也只好暂时信孩子一回。结果,调过几台挖掘机,按照周浩天的指点,在旁边挖坑,果然救出了被埋的旷工。这下,采访的记者呼啦围上周浩天,边问边给他拍照。第二天,报纸电台都报道了这起诡异的救人事件。十三岁的周浩天一下子成了小城的名人。


不过,更多人怀疑周浩天碰巧了,因为只有神话故事里才有“顺风耳”。周大钊带着疑问,带儿子到了医院,一检查,才知道,儿子真是“顺风耳”。


医生说,经过耳鼻喉科的专项听力测试,这孩子的听力超长得好,能听到0级的微弱声音。专业领域把声音按强度从高到低分了很多等级,人类能够听到的声音极限是正负10之间,但实际上,0级左右的声音已经非常微弱了,一般人几乎听不到,可这种声音到了周浩天的耳朵里,却可以听得清清楚楚。最后,专家得出结论,孩子耳鼓膜周围淋巴液里的毛细胞比常人多,所以对声音的辨别能力超强。


但是,即使儿子有超人的听觉,这几个人绑架他,去干什么呢?周大钊和李梅陷入了恐慌,但他们不敢去派出所报案,他们怕惹怒了绑匪,孩子被撕票。


二、听听他们说什么


再说周浩天,虽然很害怕,但他不敢哭、也不敢叫,13岁的他已经知道歹徒的凶残,他不想做无谓的牺牲。


三个人将车开到一个小区,蒙上周浩天的眼睛,将他带到一间屋子里。刀疤脸扔掉警帽,把周浩天的蒙眼布拿下来,用枪指着他,皮笑肉不笑地说:“孩子,不要害怕,叔叔不是坏人。你只要按我说的做,完事后就放你回家。”周浩天怯生生地问:“我一个孩子能干什么?”刀疤脸冷笑着说:“很简单,你听听隔壁的房子里,有什么动静。我可告诉你,不许撒谎。”周浩天点点头,侧着耳朵听了一下,说:“那屋里的人在撕报纸,边撕边说‘四爷是神仙,坐着报纸要升天’。”刀疤脸走到墙边,用手敲了几下,说:“赖四,滚过来!”不一会儿,门一开,一个瘦小枯干的小伙子点头哈腰地进来了。刀疤脸说:“你在那屋干什么?说的啥?”赖四说:“大哥,我没说啥……”


“说实话!”


“我闲的没事,撕报纸玩。对,还说了两句话:四爷是神仙,坐着报纸要升天。咋了,大哥?这孩子是谁啊?”


“滚一边去。”刀疤脸一挥手,络腮胡子又给周浩天蒙上黑布,和另一个人架着他就出了屋。周浩天觉得他们下了楼,上了汽车;汽车走了大概半个小时,停住了,他们又把周浩天带到一个屋子里。刀疤脸很高兴,刚才的实验说明,今天弄这小子来对了。


刀疤脸递给周浩天一个本子,指着一面墙说:“从现在起,你给我听着对面说什么,一句话都不要漏。如果漏一句,我就割掉你的一只耳朵!让你的‘顺风耳’变成‘漏雨耳’!”周浩天赶紧点点头,接过本子,走到墙边的桌子前,坐下来,边听边记。刀疤脸看看表,对两个手下说:“你们两个看着他,要是给我跑了,我就宰了你们!”说完,上楼休息去了。


周浩天看看站在旁边的两个大汉,战战兢兢地在本子上写着。忽然,周浩天双手捂住耳朵,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。络腮胡子过来,拽下他的一只手,问他怎么了,周浩天脸红红的,吭吭哧哧地说:“对面睡觉了,在那个……”另一个大汉一听,嘿嘿笑着说:“小兔崽子,懂得还不少。好了,今天就到这里吧,去沙发上睡觉吧。”


第二天,刀疤脸起来,拿过周浩天记的本子,左看右看,上面又有汉字又有图画。他踢了熟睡的周浩天一脚,怒气冲冲地说:“起来,你这什么乱七八糟的?”周浩天睁着惺忪的睡眼,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,委屈地说:“我又不是速记员,他们说话那么快,我怎么能都记下来,只好用图画代替一些。不过,我知道什么意思。”说着,指着小本子给刀疤脸讲了起来。刀疤脸听完,点点头,说:“我信你。不过,你给我听好了,如果你敢有半句假话,我可饶不了你!”


就这样,接下来的一天,刀疤脸带着周浩天到了好几个地方,周浩天按照吩咐,认真记录隔壁人的说话,刀疤脸很满意。


其实,刀疤脸是这一带的黑社会小头目,原来靠公安局的保护伞,干了不少坏事。谁知,大树在去年倒了,新调来的刑警队长欧阳剑软硬不吃,他的整个组织只好先沉入水下,伺机再动。不知是因为没有确凿的证据,还是忌惮刀疤脸的实力,欧阳剑上任以来,并没有动他的人。但越是这样,刀疤脸越是心慌,他觉得,风平浪静的背后,一定是暗涛汹涌。为了不至于栽个大跟头,他开始派人秘密跟踪欧阳剑,希望能抓住他的一点点把柄,伺机拉他下水。根据刀疤脸的经验,这世界上就没有不吃腥的猫。


但几个月后,刀疤脸承认对欧阳剑无计可施了。这欧阳剑确实另类:不爱财,不近女色,不吃宴请……整个一木头人。但刀疤脸不想善摆甘休,如果摆不平欧阳剑,他以后的日子就没法过了。


正在这时,报纸上等出了周浩天是“顺风耳”的消息。俗话说“有病乱求医”,刀疤脸眼珠一转,计上心来,干脆来了个另类绑架,不为钱,不为仇,只为用一下周浩天娘胎里带来的“高科技”。他租下了欧阳剑隔壁的房子,他不信欧阳剑在家里也能刀枪不入。因为很多官员在办公室大讲廉政,回到家,就变成吸钱的磁铁。


三、我听到了很多


转眼到了第三天晚上,刀疤脸开车带着周浩天去另一个地方,经过一片树林子时,周浩天突然放了一个臭屁。刀疤脸正想骂,周浩天捂着肚子说:“哎呀,我要大便……我憋不住了……”刀疤脸赶紧刹住车,骂骂咧咧地下车,带着周浩天走进小树林。周浩天跑到一颗大树下,刚蹲下,又放了一个臭屁,把个刀疤脸气得扭过头去,用手捂住鼻子。过了一会,刀疤脸扭过头,发现周浩天不见了,就是一惊,往前走了几步,大树底下哪里还有周浩天的影子。刀疤脸急了,边找边说:“小兔崽子,你给我滚出来,我看到你了!”但四周黑咕隆咚,再加上灌木茂盛,藏个人还是很容易的。刀疤脸快速回到车前,拿起一个手电筒又跑了回来。他想,一个小孩子黑灯瞎火的,不会跑远,于是边骂边找。他拨开灌木,往前一照,吓得赶紧把手电筒关了,因为他看得清清楚楚,前面几十米远的地方,正停着一辆警车。


刀疤脸惊出一身冷汗。他也顾不得找周浩天了,气喘吁吁地跑回来,开车就跑。


藏在一大丛冬青下的周浩天,一看刀疤脸跑了,赶紧跑到警车跟前,敲着车窗说:“警察叔叔救我,警察叔叔……”敲了一会儿,见没人应声,周浩天就想赶紧离开,他怕刀疤脸再找回来。就在周浩天转身时,车里的灯亮了,车门一开,一个人走下车低声问道:“谁?吵吵什么!”周浩天借着灯光一看,站在面前的真是警察叔叔,一下瘫倒在地。那个警察冲过来,叫了几声,抱起周浩天塞进车里,对里面一个正穿衣服的女子说:“抱着孩子!”然后开车驶向市医院。


一个小时后,周浩天醒了过来,见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,旁边站着几个警察。看他醒来,一个年轻警察对一个年长的警察说:“欧阳队长,他醒了。”被称作欧阳队长的人低头问周浩天:“孩子,你深夜跑到市郊的树林子里干啥?别怕,我是刑警队长欧阳剑。”周浩天忽地坐起来,说:“我听到了很多……很多……”欧阳剑皱着眉头说:“孩子,你别急,慢慢说。”


周浩天就把这三天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。


欧阳剑这才明白,眼前这个孩子,就是报纸上说的“顺风耳”啊。他扭头对那个年轻警察说:“王辉,你在这里守着,不许外人进入病房。”说完,急匆匆走了。


原来,周浩天说了一个重要情况,在这三天里,他除了按照刀疤脸的交代,偷听了欧阳剑,还偷听了刀疤脸手下的一个小头目。而那个小头目正在销一批冰毒,他不太放心。因为前几天,这小子回来说,交易时碰到了危险,他把一包货扔河里了。


对于这件事,警方也曾接到线人报告,但苦于找不到冰毒的藏匿地点和交易地点,无法实施抓捕。现在好了,周浩天提供的情报,使警方迅速出动,一举打掉了刀疤脸为首的黑社会团伙。


刀疤脸在被押上警车前,看到了站在欧阳剑身边的周浩天,他请求欧阳剑,让他问周浩天几个问题。见欧阳剑点点头,刀疤脸走过去,叹了口气问道:“你是怎么知道病毒藏匿地点的?每次你都是蒙着眼睛的,你不会告诉我,蒙着眼睛你也能看到吧?还有,你在小树林为什么敢逃跑?你就不怕我杀了你?”


周浩天说:“其实,我虽然是‘顺风耳’,但猜到你冰毒的藏匿地点,还真不是用的耳朵。一周前,我曾和同学去一个倒闭很久的破厂区玩耍,但被看门人赶了出来。前天晚上,你带我到一个地方,我一下就猜到了就是那个破厂区。因为市里唯一的垃圾堆就在厂区大门西边,那种气味别处没有。至于我为什么敢逃跑……”说着,周浩天一脸坏笑地看着王辉,“王辉叔叔,我说了你可别打我。”王辉的脸腾得红了,他立即意识到什么,连忙说:“不要说了,刀疤脸,你磨叽什么?快上车!”看着刀疤脸被押上车,欧阳剑也说:“是啊,我光顾着干正事了,还真没问这件事。小天,到底是为什么?”周浩天故意躲到欧阳剑身后,咯咯地笑着说:“刀疤脸的车经过小树林时,我听到树林里有人说‘快点快点,今天下半夜刑警队有任务,回去晚了,队长非吃了我不可’,我一听,小树林里有警察叔叔啊,就想到了逃跑……”欧阳剑一听,严肃地看着王辉:“说实话,你小子半夜在小树林里干什么?”王辉摸摸后脑勺,不好意思地说:“这不是我们都领了结婚证了,可房子……”欧阳剑哈哈大笑,说:“这个理由很充分。这样吧,这次打黑你立了大功,我回头给你申请一套婚房……”